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新闻动态 >> 行业动态 >> 北方强推“煤改气”,这个冬天怎么过?

北方强推“煤改气”,这个冬天怎么过?

浏览次数: 日期:2017年12月7日 15:09

烧散煤是没有办法的事。相信大家都能理解,如果有条件,谁不愿意用天然气,谁不愿意用电我们不应忘记前几年雾霾笼罩华北时公众感受到的巨大痛苦,支持燃煤取暖的替代工程应是舆论的基本态度。

最近,京津冀三地联合印发实施《京津冀能源协同发展行动计划(2017—2020年)》。到2020年,北京平原地区基本“无煤化”;天津除山区使用无烟型煤外,其他地区取暖散煤基本清零;河北平原农村地区取暖散煤基本清零,山坝等边远地区农村取暖用煤总量控制在800万吨以内。

从道理上说,要看到决策的效果,都要有时间表。一些地区,比如京津冀要求在2017年做到燃煤锅炉的清零和农村散煤的清洁化替代,总的来说也应受到鼓励。

为治理雾霾,国家自2013年起在北方地区实施煤改气,要用天然气来供暖。但是呢,一直没有玩真格的。这次,通过河北、陕西、山西等地的网友反馈,确实是不让用散煤了,不容商量,不容置疑,必须照办。

据陕西广播电视台的报道,在陕西农村的几所学校中,因为燃煤锅炉被拆除,导致在校师生无法取暖,难以过冬。为了达到减少污染的指标,学校把燃煤锅炉先拆了,但尴尬的是,学校既没有天然气管道接入,也没有能够承载全校空调供暖的大功率变压器。

据央广网的报道,山西省临汾市为遏制重污染天气,于今年冬天设置了155平方公里的“禁煤区”,家家户户陆续拆卸掉燃煤锅炉,并且家中不再留有散煤。但是呢,在临汾东城地区,被禁止燃煤取暖的家庭,迟迟没能迎来暖气,晚上的气温已经普遍在零度以下,老人孩子冻得不行,就是没暖气。

烧煤取暖已被禁止,烧气供暖却还没有影,一些人只能在寒冷的冬日里生生冻着,这样的描述再次引发舆论的公愤。

煤改气是好事,但为什么推进存在难度?

作为不让烧散煤的替代方案,煤改气为什么在一些地方没有完工呢?主要有三个原因,第一,工程进度太慢。

临汾市住建局局长杜敏表示,由于环保限产停产和华北地区普遍推行清洁取暖工程,造成管材等施工所需材料、设备货源紧张,不能及时供应到位。而本次煤改气改造范围,很多在棚户区和建筑集中区,供热管网铺设难度大,工程量也非常大。

第二个问题是“气紧”。根据中国国家能源局等多部门发布《中国天然气发展报告(2017)》,预计2017年中国全年天然气消费量2303亿至2343亿立方米,增速接近14%。

伴随着“煤改气”的实施,北方天然气需求急速上升,天然气消费量大幅增长,呈现“供不应求”的现状。这带来什么后果呢?

一位石油领域央企专家坦言,因为“煤改气”让北京等地天然气消费量快速上涨,山东、河南等地不得不限气。在山东庆云县,当地天然气公司宣布,由于中石油管道天然气销售公司每日审批给庆云县的天然气指标有限,只能在每日0:00至凌晨5:00将城区整体停气。

第三,虽然政府有补贴,但很多人还是觉得用不起。以河北省邢台市为例,“我家面积有150多平方米,若烧煤供暖,按去年的价格计算,刨去政府补贴后约花费1500元。煤改气后,平均每天花费40多元,一个供暖期下来,花费5000元左右。即使享受了补贴,自己也得掏4000元。”这就导致了,邢台市大吴庄村660多户居民,虽然全部完成了煤改气,做饭都用天然气,但囿于价格原因,还是有一半左右的人使用散煤取暖。

这事怎么能办得体面一点?

从大格局上说,大部分地方煤改气改电了,少数地方没做到位,总体上不会对北方空气质量的面貌有太大影响。我们怀疑,个别地方宁肯让群众受冻也不许动煤炉,这时候想的已经主要是如何向领导交差了。

禁止用散煤,供暖又跟不上,在这个过渡期,应该如何把事情办得体面一些。可能至少有几点可以改进。

首先,应该认识到,清洁取暖并不等于“去煤化”。采暖不使用劣质散煤,并不等于取暖不烧煤,而是少烧煤、烧好煤。国家能源局原副局长吴吟就认为,有些地方片面追求煤改气、煤改电,不但增加了地方财政压力,还增加了居民采暖支出。

很多政府部门,将清洁煤推广难的矛头指向农民不配合。这样的分析常见诸报道:农民认为相比型煤,劣质“散煤”性价比更高,不仅便宜,而且燃烧效果更好。

烧散煤是因为穷啊!散煤每吨500至600元,清洁煤每吨900至1000元,买一吨散煤比清洁煤便宜400元。一家5口人,一个冬天大约要烧3吨煤,算下来,如果放弃散煤全部采用清洁煤,一个采暖季要多花1200元。既然政府要强力禁止散煤,为什么对于清洁能源没有多一些补贴?为什么有些地区连清洁煤都不让用?

其次,既然已经全面禁煤了,而有些地方迟迟还未供暖,应该想好兜底措施是什么,补救措施是什么。我们首先想到了电。来看一个非常有意思的例子,蒙古首都乌兰巴托的情况和山西临汾很像。半数以上的乌兰巴托市民居住在城市北部的棚户区,那里基本上没有集中供暖,很多居民靠在家中烧散煤取暖,二氧化硫严重超标。为了解决这一状况,鼓励居民多使用电热器,蒙古国政府去年把该国的夜间电价削减了50%。但还不够,还是没有使用散煤划算,所以从今年起,蒙古夜间电费全免。


乌兰巴托棚户区都是采用散煤取暖

电供暖的类型很多,包括电暖器、电热膜、发热电缆、热泵技术、电锅炉、发热地板、电暖墙等,不管是哪一种,最大的问题就是电费。以延边为例,试点了3个月电供暖,结果3个月后居民发现电费太高承受不了,又改为散煤取暖模式。既然现在强力禁烧煤取暖,是不是可以考虑给各种形式的电采暖一些补贴?

总之,即使认为当下环境污染问题已经火烧眉毛,霹雳手段禁煤势在必行,也得考虑过渡期如何生活的问题。我们完全没有理由怀疑北方地区结束燃煤取暖计划的正确性,不应迁怒于对该计划的加紧推进。但是一些群众入冬后取不了暖的情况应受到高度重视,相关改进措施须立即实施。同时要反思这种不近人情的事情得以出现的深层原因。类似情况的反复发生是否在警示我们:把一个好政策推进到基层的执行链条在某些环节上出了问题

海琦气化炉可以把生活垃圾、工业有机垃圾、农林废弃物、秸秆、稻草、坚果壳、动物粪便、制衣制鞋边角料、汽车内饰料等变废为宝,转化为优质可燃气,可为企业和居民供暖、供热。既解决燃煤污染和垃圾污染问题,又能缓解天热气供应不足的问题,可谓是一个不错的解决方案!

所属类别: 行业动态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禁煤 环保